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孟宪德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观点】中国水彩画筑就艺术高峰所面临的现实问题

2018-12-11 14:01:13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孟宪德 
A-A+

  摘要:水彩画在中国的产生发展只有一百年,期间在诸多社会变革的历史时期缺席也没能产生大师级的高峰。当今中国水彩画在学术研究、人文思想、积极于社会等各方面仍有缺失,体制教育与国家展览等各方面仍有限制。

  关键词:水彩画 高峰 问题

  水彩画如同油画一样并非初始形成于中国,相对于中国画而言是外来艺术,如同英文比之于汉语。传入的时间长短在一定意义上也决定其融合发展的程度,国人对于水彩画的认知程度不能说很高,这与水彩画传入中国较晚不能说没关系。袁振藻先生编著《中国水彩画史》一书中分萌芽期(1715-1911)[1715年(清康熙五十四年)意大利传教士画家郎世宁来北京为皇帝作画,他能画油画和水彩画,但水彩画因各种原因并未得到很好的传播。十八世纪中期到十九世纪中期的民间广州因商贸产生的“外销画”也有水彩,但因摄影术的产生而消亡了。1864年的“土山湾画馆”培养了一些我国最早的西画(包含水彩画)人才,但1911年之前的中国还是基本少有水彩。]成长期(1911-1949)形成期(1949-1978)革新期(1978-2008)几个时间段,而刘汝醴刘明毅编著《英国水彩画简史》说明符合真正意义水彩画概念的历史不过二三百年。英国使水彩画成为了独立画种,其由“地形画”转变成水彩画不过是18世纪的事。安德鲁·威尔顿著《英国水彩画》提到英国水彩画历史是从出生于1730年被尊为“英国水彩画之父”的保罗·桑德比开始的,他要比被称作“油画之父”的扬·凡·艾克(1385-1441)晚了三百多年。上面所提萌芽期近二百年实际水彩画并未在中国广泛传播(见注1),中国从二十世纪开始,留学生归来,西画教学推广,水彩画才真正在中国形成和发展,至今,不过百年而已。

  纵观中西方美术史,中国画和油画的大师如群星璀璨,遍布于美术史的天空,水彩画家如托马斯·吉尔丁、威廉·透纳这样的人物就屈指可数了。当然,在中国的百年水彩史中或许会提及徐悲鸿(1895-1953)、林风眠(1900-1991)、庞薰琹(1906-1985)、吴冠中(1919-2010)等甚至常玉(1900-1966),因为他们多少曾画过一些水彩画或类似水彩画,而且不乏杰作,但毕竟不是以水彩艺术为主[这些人都有留学背景,作品皆为中西结合,但对中国水彩画的研究和推动发展并非他们的目标与追求。]。我们看到他们生活的年代就是二十世纪,离我们非常近,吴冠中去世才八年。故而提到郎世宁《百骏图》[郎世宁画《百骏图》是绢本设色,不能看做是真正意义的水彩画,只为水调和颜色作画而已。]甚至战国墓的帛画皆与中国水彩画艺术相关是非常不准确的,水彩画在中国的产生发展的历史是极其短的,我们无法找到范宽、安格尔这样的人物,甚至一个都没有,当今的中国水彩回眸远眺穷尽目力却不见一座高峰。但某些情况下又似乎找到了高峰,如李叔同(1880-1942,即集诗、词、书画、篆刻、音乐、戏剧、文学于一身的弘一法师)画在明信片上的水彩画,但这毕竟有些像鲁迅所创造的“精神胜利法”。历史的短暂大师的匮乏,我等又能奈何!

  水彩画在英国十八世纪形成独立画种,是与其政治经济和社会变革有直接关系的。英国十六世纪的海上扩张、十七世纪的资产阶级革命、十八世纪的工业革命及十九世纪的维多利亚时代,英国的水彩画从未缺席过,甚至扮演了重要角色。中国版画无论在延安时期和开垦北大荒时期,都与时代紧密结合并积极表现时代主旋律,还产生了北大荒版画创作群体;油画自西学东渐到建国到当下,都与每个历史时代息息相关;中国画的“笔墨当随时代”到二十世纪以来更为凸显,也产生诸多大家。也不能说水彩画在各历史时期坚决与时代割裂躲进小楼成一统,但起码不算积极,或有少许与时代相关的作品出现也是较简单,毕竟没能产生《开国大典》、《愚公移山》等这样的作品和刘海粟、张光宇、齐白石、黄宾虹等这样的人物。诚然,被孙中山称誉“东亚画坛第一巨擘”的中国近现代油画艺术先驱李铁夫(1869-1952)这样的大家也画了一些水彩画,但81岁回广州83岁去世而缺席于时代,未能对中国水彩产生大影响。

  中国水彩画筑就艺术高峰所面临的问题除历史原因外,当前的问题却也不少,学术研究的缺失首当其冲。水彩工具往往成为托辞,如若是工具,毛笔墨宣纸未必有大优势,可中国画精品力作古今无数。英国的透纳(1775-1851)伟大不仅仅是水彩技艺的高超,而是对光色、大气、题材和营造画面的研究所产生的的艺术效果使风景画与历史画肖像画摆到了同等位置,甚至影响了法国莫奈(1840-1926)的油画创作[有些研究认为透纳是印象派的先驱,1870年莫奈在伦敦见到透纳的画,1872年创作《日出·印象》而由此印象派产生,而晚年作品又有抽象趋势也与透纳相近。]。中国水彩不敢妄求如透纳式的人物横空出现,但求潜心研究而创造视觉艺术语言而解读世界和创造一个平行于现实世界的另一个精神世界。三种情况如下:其一特定历史时期研究有限。如徐詠青(1880-1953,被称为“中国水彩第一人”)研究水彩,也只是“讲究笔法、色彩透明”。“双百方针”后的1962年8月,《美术》杂志与京沪画家联合召开“水彩画座谈会”所探讨的问题也较朴素,诸如“水彩轻快、流畅”“掌握毛笔的功夫”“表现大场面难”“民族化”等。其二不研究。如十年动乱中水彩画被认为无法为政治和阶级斗争服务而销声匿迹。更如当世诸多画者懒于研究思考借助摄影图片或其他影像而画画,决定画好坏的是图片影像的精彩与否,而不是画者本人,更不是艺术语言[当今绘画借助图像创作,国内外皆有,不是反对借助而是反对照抄。]。其三简单模仿抄袭已有绘画图示,以为风格凸显,欺世盗名[如近几年有画者直接用杜马斯、里希特、图伊曼斯的风格作画,但他们所涉及的女权、种族、性、影像、暴力等等问题,并非中国画家或国情所涉及的,模仿而并非共鸣,必定是不合适的。]。这三种情况都不能使中国水彩筑就高峰。像王肇民(1908-2003)这样的真真正正的水彩画家研究绘画本质问题的还属少数,但毕竟还是有,如此多一些,筑就高峰一事便有希望[王肇民73岁评为广州美院教授,一生研究水彩画,重要的是西画传入后他是自成体系的画家。]。

  中国水彩非常看重技术,讲究用水用笔和水色淋漓,尤其水被称作水彩的灵魂,这又是个问题。且不说“灵魂”准确与否,就绘画而言,是人类文化精神思想的一部分,只关注画面技术毕竟是不全面的,如那样也不会有八大山人、毕加索。按贡布里希的说法本来没有艺术,只是在每一个人类历史时期为某种目的需要用到的一种手艺和技术,从来就不是为技术而技术。巴尔蒂斯认为:停留在事物的表面,那就不是艺术。

  中国水彩并没有很好的参与当今社会的各种情况,至少是消极参与,如当今的政治、文化、思想、甚至市场,基本还有绘画怡情小情小调之嫌。中国的所谓85思潮、当代艺术、艺术品拍卖、国家重大题材创作等等,都难觅水彩的踪影。或是像忻东旺这样的关注某一社会阶层而投入情感精力去表现,形成一整套的绘画语言,也不曾有过。不能与时代同呼吸这也是中国水彩的一个问题。

  中国水彩在体制教育中较少出现甚至非常少,全国目前只有少数几所院校招收水彩画专业学生,如四川美术学院、广州美术学院、西安美术学院、鲁迅美术学院、湖北美术学院、哈尔滨师范大学美术学院、青岛大学美术学院等,寥寥无几。据武书连2017年统计中国开设艺术学专业的大学共594所,而设置水彩画专业的实在是凤毛麟角,中国水彩在体制教育方面要弱于油画、中国画、版画、雕塑等不知多少倍,也可谓“艺苑奇葩”了。教育传承是中国水彩所存在的巨大现实问题!

  在国家官方1984年第六届全国美展时,水彩画首次单独设立了展区。1999年第九届全国美展中水彩画与中国画、油画各获得三个金奖。除五年一届的全国美展外水彩画单项展也频繁起来,水彩画作者队伍也庞大起来。这里有两个问题:水彩队伍庞大了吗?官方展导向如何?自2013年以来我本人主持国家社科项目《中国当代水彩画现状发展研究》曾以官方展览为线索研究发现,许多平时不画甚至也不研究水彩的其他画种作者以及各种身份的人都来参加水彩画展而增加了参展人数,这也就是所谓的“庞大”,真正以研究水彩画为艺术追求的并不是庞大的。究其原因,无非是官方展览在个人晋级提职扩大影响等方面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这是由我们当下的体制内评价体系决定的。国、版、油、雕等大画种的各种先机条件使其发展水准较高,展览入选获奖并非易事,水彩画展便成了替补选择。评判什么样的作品在水彩画展中入选获奖,是由评委决定的,必然导向着中国水彩艺术的发展方向,参展作者也并非都决心研究水彩艺术而自成体系,模仿获奖作品的情况必定发生。那么,评委如何,都是当前最优秀的水彩画家吗?估计评委本人却也不敢都这样认为。在历次官方展获奖作者汇总中会发现,有甚至获了金奖再不见其踪影的,有和国外某幅画面几乎一样的。有人情有误评,官方展极易变成名利场。中国水彩怎么可能无视官方展的导向,甚至重视至极!

  上述问题种种,都是中国水彩发展所面临的无法回避的问题。且不说当代文艺有“高原”缺“高峰”,就水彩画所处境遇,筑就艺术高峰是需要真正的一批水彩艺术家进行虔诚而艰苦卓绝的努力!也许不只一批!

  参考文献

  [1]袁振藻 中国水彩画史[M]上海:上海锦绣文章出版社,2009

  [2]刘汝醴,刘明毅.英国水彩画简史[M]上海: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1985

  [3]安德鲁·威尔顿 英国水彩画[M]北京:中国文联出版社,1988

  [4]于平,刘大为,范迪安.中国百年水彩画集1905-2006[M]北京:人民美术出版社,2006

  [5]张晓凌,李一.印象派画风[M]重庆:重庆出版社,1992

  [6]贡布里希著,范景中译,杨成凯校.艺术的故事[M]南宁:广西美术出版社,2008

  [7]啸声.巴尔蒂斯[M]上海: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1995

  单位:哈尔滨师范大学美术学院

  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和兴路50号,邮编:150080

  电话:13845008898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孟宪德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